杀死那个石家庄人(短篇小说)

2017-12-31 蒋新磊 作品 0 89

-01-

  我要杀死的那个人,是我的邻居。我没和他打过交道,只知道他是石家庄人。

  那天,我从猫眼里看到他领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进去了,我跟马晓晴说:“那个女人又去了。”

  马晓晴正在切豆腐,她的手没有停下来,头也没有抬起来。我为此很生气,我说:“你干嘛不听我说的话?”

  马晓晴说我精神不正常,我就和她吵了起来。吵完了,她把做好的豆腐端到了桌子上,摆好了碗筷,说:“快吃吧,一会就上班了。”

  马晓晴最会做饭炒菜了,清水豆腐做得还这么香,我自责刚才自己的冲动了。我吃着豆腐就在想,等把那个石家庄人杀了,我就带她回家种地。

  我说:“我要杀死那个石家庄人。”

  马晓晴又说我是神经病,这次我没有跟她吵架。我在想一个问题,刚毕业的时候,我找不到工作,精神极度崩溃,是马晓晴告诉我:“啥文凭不文凭的,凭本事赚钱,谁还看学历?”当时我也是昏了头,就听了她的,去干起了搬运工。现在听到马晓晴说上班,感觉真是羞辱了这俩词,我说:“什么叫上班?是干活去。”

  马晓晴朝我笑了笑。

  我说:“那个石家庄人会不会和那个年轻的女人做爱?”

  马晓晴把碗筷收拾了,生气地说:“管那闲事?把自己管好再说。”

  看到那个石家庄人领着女孩子进去,我曾经去敲过他家的门,然后跑开了。他肯定在猫眼里看到过我,但是我不怕。我跟马晓晴说:“看到就看到吧。他还能把我咋样?”

  马晓晴不止一次地跟我说:“我看你精神出了问题,得找一下小梅。”

  小梅是她的初中同学,学心理学的。在我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时候马晓晴就找过小梅,我们谈了一整天。后来我干起了超市搬运工,小梅的功劳应该不小。所以我也想杀了小梅,等杀了那个石家庄人再说。

  我曾经把这个计划告诉过孙鑫鑫。孙鑫鑫支持我的计划。他说:“好,我帮你杀了他。”

  孙鑫鑫也是石家庄人,我故意说给他听的。这家伙和我一起毕业,去了南方倒卖机器发财了。我顶瞧不起这种人,上学的时候门门功课挂科,现在却赚这么多钱。孙鑫鑫不止一次告诉我他有几个二奶。我说:“你道德败坏,钻钱眼里了。”孙鑫鑫只是笑。我听到他的笑声后我就想杀了他。现在我不确定杀了那个石家庄人后,是先杀了小梅还是孙鑫鑫。

  马晓晴让我洗把脸去上班,打断了我在心中盘算的杀人计划。

  我说:“等一会。”

  我得把他们三个的名字记下来,然后把他们三个人的名字写在一张白纸上。

  自打我干了搬运工,精力都用在了搬货和床上了,脑子麻木了,有点不够用的,就记在纸上,和我上学的时候记录课堂笔记一个样子。

  马晓晴说:“你在写什么?”

  我说:“我要把我想杀的人记在本子上,省得忘记了。”

  马晓晴把我推出了门,说:“快去上班吧,还开玩笑啊,迟到了小心科长王洋娥扣你奖金。”

  我说:“他敢,一路货色,迟早我也要把他杀了的。”

  马晓晴就把房门关上了,留下我一个人在等电梯。

  21,20,19,18……我看着电梯上显示的楼层数。

-02-

  我想买一把枪,在把一筐子火龙果搬到货架上的时候我问同事,我说:“哪儿有卖枪的?我要杀人。”

  同事是个矮个子女孩,眼睛瞥了我一下说:“你神经病啊。”

  我说:“我要杀了那个石家庄人。”

  “没事你杀人家干吗?”矮个子女孩显然没有和我搭茬的兴趣,走到了另一个货架旁边。

  那个拖地的阿姨过来了,嚷着说:“躲开,拖地了!刚拖了就踩得这么脏。你瞧瞧你摆满地火龙果,真够乱的,还大学生呢,这都干不了。”

  那个阿姨是冲着我说的,尽管她对着火龙果说话。她话很多,我一般不搭理她。她儿子是蔬果课的科长王洋娥,我不敢跟她吵嚷。我就躲开了。

  矮个子女孩看着拖地的阿姨走了过去,就说:“哼,狗仗人势的家伙。”

  我说:“我也要杀了她,还有科长王洋娥。哪儿有卖枪的?”

  矮个子女孩跟说:“买枪是犯法的。人民商场有玩具枪,你可以拿着它们杀人。”

  玩具枪怎么能杀人呢?我买的是真枪,一颗子弹能穿透人的心脏的那种枪。小丫头片子指定以为我是在开玩笑(后来我想过,她是在暗示我,人民商场有卖真枪的)。我懒得搭理她,离开这个货架,去了另一个货架。

  在旁边过秤的一个男孩说:“大学生,吆喝呀!”

  他是科长王洋娥比较器重的,染了一头的黄毛,在蔬果课还是比较霸道的,但是我不服气他,我说:“我不吆喝,这又不是早市。”

  他在手里一边扔着一个苹果玩,一边笑嘻嘻地说:“文化人嘛,你看人家。”他指着矮个子女孩说。

  矮个子女孩在一个降价的苹果堆前卖力地吆喝,引来了很多顾客。

  那男孩说:“看到了吗?科长跟我说了,你再不吆喝,就回家歇着吧,管你什么大学生不大学生的。”

  他说话很硬,我的倔脾气也上来了,我说:“你以为你谁呀!这鬼地方老子还不干呢!我堂堂一大学生……”最后一句我说完后悔了,果然听到几个人在笑,说了各种难听的话。

  我更生气了,我说:“你们都等着,我马上就买上枪了,我一个个毙了你们!”

  刚说完,科长王洋娥来了,科长王洋娥说:“你不用在这干了,小庙装不下大菩萨。”

  我就走了,我曾试图找过别的工作,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马晓晴给我打电话来了,跟我说:“发了工资回家,咱们去逛超市。”

  我才想起来今天发工资的日子,不该那么冲动,再去拿工资可不是那么容易了。我挂了电话,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了。转回去拿工资?还是去人才市场尽快找一个养家糊口的工作?

  这时科长王洋娥打来电话,说:“冯三,来拿工资。上大学上得脑子都坏了,工资也不要就走人?”

  本来科长王洋娥让我回去拿工资,我还是挺感激的,但是为什么要加上最后一句?我生了一肚子气,去拿了工资,几个同事说:“回来了?”拖地的阿姨说:“大学生找个体面点的工作。上学的时候不好好学习,现在知道了吧。”

  我想赶快离开这里,总拿我的学历说事,我早晚要疯掉的。

-03-

  我觉得那个石家庄人在偷窥马晓晴。那次在楼梯上遇到,那个石家庄人就对我们说:“回来了?”然后打量了一下马晓晴。那天马晓晴正好穿着一件短裙,在夜市上淘来的,她很满意这件衣服。可是我不满意,太招风。

  回到家后,我就说:“把这裙子换下来!”

  “为啥呀?我看着这不挺好的。”她掀起裙子的一角给我看,露出了半个屁股。

  我说:“没看到那个石家庄人吗?色迷迷的。”

  马晓晴说:“你神经病又犯了?”

  马晓晴是中文系的才女。当年我爱上她是在一个傍晚,马晓晴在和女伴打羽毛球,我坐在操场旁边看网络小说。羽毛球被打到了我的脚边。马晓晴过来捡球,跟我说:“喂,理科生,看普希金呢?”

  我当时想,普希金是干嘛的?过了几天去上网时才查到是一个写诗的。室友提醒我,说:“普希金为爱情决斗让人给杀了。”

  我说:“这是不是就是暗示?”

  室友说:“你以为你是中文系的呀?想象这么没有边际。”

  ……

  这么好的女孩怎么能让对门的那个石家庄人抢走呢?我决定和普希金一样和他决斗,在适当时机杀死那个石家庄人,解除后顾之忧,然后找一份工作,好好对待马晓晴。

  那件事以后,我更是每时每刻都在考虑怎么买枪,矮个子女孩说人民商场有玩具枪,可是我去问了好几个地方的超市,营业员都笑着跟我说:“对不起先生,我们这里不卖真枪。”

  我问:“哪儿卖?”

  营业员说:“我也不知道,估计黑市有卖真枪的。”然后就不搭理我了。

  莫非是那个矮个子女孩骗我?她说人民商场有卖玩具枪,明明是暗示我那里有卖真枪。她也嘲笑我是大学生还干搬货工,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其它可恨的地方。在超市,科长王洋娥、扫地的阿姨不都笑话我是大学生吗?那个矮个子女孩没有理由骗我。我给她打电话,矮个子女孩说:“你疯了?”就挂了电话。

-04-

  关于裙子的问题,马晓晴听了我的话。以后再也没有穿过那件裙子,我总觉得有点对不起她。所以我不在超市干的第一次逛超市,我就要求她穿上了这件短裙。

  我说:“马晓晴,你不会背叛我吧?”

  马晓晴正挽着我的胳膊在超市的走廊里,她头也没有抬起来,说:“怎么会呢?”

  我把她的脸捧起来,面对着我,说:“你看着我,我没有钱,没有工作,不如那个石家庄人,你会一直跟着我吗?”

  马晓晴甩开了我,说:“你神经病呀?”

  我说我没有神经病。

  接起电话,我听电话那边孙鑫鑫说他媳妇跟人跑了,我很高兴,我说:“哈哈,老孙,那不正好呀,娶你的二奶三奶四奶……”我痛痛快快地挂了电话。

  马晓晴问:“谁呀?”

  我说:“孙鑫鑫。”

  马晓晴说:“那小子倒是挺有钱的。他怎么了?”

  “有钱你跟着他吧?石家庄人也行!”

  马晓晴说:“你真是神经病犯了,找小梅给你治治。”说完,就走开了。

  我看着她夸张地扭着的屁股让短裙包裹着,有些不严实。

  我冲着马晓晴喊:“老子没有工作了,连个搬运工都干不了,你跟那个石家庄人跑了是正常的!”引来了很多人驻足观望。

  马晓晴回来把我拉走了,说:“神经病,神经病,跟了你算我倒霉了。”

  感觉她这句话有含义,我就挣脱开,说:“你什么意思?你可以跟着那个石家庄人,可以跟着孙鑫鑫,没必要跟着我!”

  马晓晴继续拉起我来往外走,把我摁在电动车上,她骑着电动车驮着我走,一边打电话说:“小梅,有时间来给冯三疏导疏导,他精神病又犯了。”

  我说:“小梅,别听马晓晴胡说,我这回真要杀死那个石家庄人!”

  小梅的声音我听不到,但我听到了马晓晴在抱怨生活的艰辛,赚钱不容易什么的,明显就是说给我听的,埋怨我赚不到钱吧?

  我舍不得马晓晴,说实话,还真怕她跟着那个石家庄人跑了。我该怎么办呢?

  我忽然想起来,我必须要买抢了,一分钟也耽误不起了。商场没有,营业员说过黑市有,那就去黑市,买一把枪,杀死石家庄人,然后可以时刻保护好马晓晴的安全。

  我说:“马晓晴,回家种地吧?”

  马晓晴把电话移开,回过头了对着我说:“那感情好啊,家里空气多好,还省下了房租。”

  我就知道她会这样说,以前总动员我回家种地,这是害我。回家后不得让村里人笑话,大学生种地?

  我不怪马晓晴,她头脑简单,想的事情少。但我也在想,不回去种地,我在这个小县城里,还真不知道干什么好了。

-05-

  这几天我觉得马晓晴图谋不轨,那天我通过猫眼亲眼看到她和那个石家庄的男人打招呼。在我们家门口,她朝他笑了笑,朝那个年轻女孩笑了笑;他也朝她笑了笑,年轻女孩也朝她笑了笑。

  我跑出去了,把马晓晴拖了进来,我说:“我想买把枪。”我是故意在这个时候说给她的,我让她意识到,我知道了你们的奸情,并且要付诸于行动了。

  马晓晴说:“你买把枪干嘛?你要杀人呀。”

  她这么快就忘记了我伟大的计划,我早说过,我要杀死那个石家庄人。她明知故问。

  我看到她的眼睛很大,疑惑起来睁得更大,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,要不是我亲眼看见,还真被她的外表迷惑了。以前我从没有怀疑她,现在我亲眼看见了。

  我说:“我同事说人民商场有卖枪的。但是我不相信,可我还是去看了看,确实没有。枪是管制品,只有黑市才能买到。”

  她挣脱开我,说:“你一天天的不办正事,杀什么人?多赚点钱咱也买套房子,总租着别人的不是个事。”

  我觉得这是她的真正意图,以我没有钱买房子为名和我分手,跟着那个石家庄人跑掉。这正好证明了我的猜想。我很生气,跑回了卧室。

  我给孙鑫鑫打电话,我说:“老孙,怎么样,你心口的伤疤好了吗?我的心也在滴血。”

  孙鑫鑫问我怎么回事,我就告诉他了。

  孙鑫鑫在电话那边笑嘻嘻地说:“不可能,弟妹的为人我知道,我比你了解她。”   他这句话说得我毛骨悚然。我的女朋友他怎么会更了解?他又不会是我老丈人。我说:“孙鑫鑫,你什么意思?你是不是和马晓晴有一腿。”

  孙鑫鑫说:“必须的,我和弟妹好着呢。”说完挂了电话。

  我冲出卧室,冲着马晓晴说:“马晓晴,原来你和孙鑫鑫有一腿?他有啥好的,不就是投机倒把赚了几个臭钱吗?老子就没钱,可老子正派。”

  马晓晴说:“你精神病真犯了,得送你去医院。”

  “难道不是吗?告诉你吧,要不是老子晚生了几年,大学是包分配的。”

  我听到马晓晴对着电话说:“小梅呀,抽时间来一趟,他真疯了,要不直接送医院也行。”

  我把电话抢过来给她摔到了地上。我突然有很多话想说,我说:“我上高中的时候理想是当一名乒乓球冠军,像邓亚萍一样为国争光;上大学了我想当一名作家,疗治那些‘怒其不争,哀其不幸’的国民。现在我只想赚钱,养活我的老婆,你马晓晴。可是我发现我又失败了,他妈的我连老婆都看不住,都跟有钱人跑了,我不是男人。”

  我感觉头被什么重物击了一下,马上头晕目眩起来。我努力睁开眼清醒头脑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我看到马晓晴正惊慌失措地站在我面前,我知道是她背后偷袭了我。至于她为什么背后偷袭我,大概是我知道了她和孙鑫鑫的奸情。但是我脑袋巨疼,眼前一黑,就没有知觉了。

-06-

  那天我醒来的时候看到小梅来了,她要给我检查身体。我知道是马晓晴图谋不轨,我不配合小梅的检查,还和她吵架了。我说:“你来干嘛?你又不是医生。早就知道你和孙鑫鑫有一腿,孙鑫鑫就是一暴发户。”

  这句话当然是气话,想让她走开,也想让马晓晴听到,她和孙鑫鑫有一腿,或者和那个石家庄人有一腿。

  我暗自高兴,话还是有效果的,小梅把马晓晴拉到了里屋不知道说了些什么。出来后,马晓晴就说:“我们出去旅游吧,我们去看海度蜜月。就不要去找什么工作了。钱够花的就行。”

  她的意思是她赚的钱够花的,还能养活得了我!难道我堂堂一个大老爷们是吃软饭的?我坚决不去,我说:“等我杀了那个石家庄人,我就去赚钱。”

  小梅说:“那好吧,小晴,就让他杀了那个石家庄人再说。”

  我不知道小梅说这句话什么意思,但是我知道小梅和马晓晴正密谋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我说:“放心吧!你们!”

-07-

  小梅走后的不几天,那个石家庄人死了。早上起床时,马晓晴告诉我:“对门去了很多警察,那个石家庄的人死了。”

  马晓晴把炒好的清水豆腐端到桌子前,神秘地问我:“是不是你杀的?”

  我很得意地说:“是我杀的。”

  马晓晴瞪大了眼睛望着我,说:“这可不敢胡说。”

  我把马晓晴拉出来,门前和楼梯上有几个警察和几个法医。我指着被两个人抬出去的一个盖着白布的担架说:“看到没有,老子终于把那个石家庄人杀了。”

  马晓晴赶紧捂住了我的嘴,说:“你别乱说,小心让警察抓走了。”

  我不怕警察,我给那个矮个子女孩打电话,想告诉她:“我把那个石家庄的人杀死了,我正在考虑是先杀小梅还是孙鑫鑫。”但是矮个子女生没接电话。我只好跑到原来上班的那个超市。

  我对着拖地的大姨说:“我把那个石家庄的人杀了,接着就是你儿子。”

  阿姨好像害怕了,倒退了几步,说了句:“疯子!”就跑了。

  我很高兴,就冲着他们喊:“吓死你活该,告诉你吧,我不杀你们小学没毕业的科长王洋娥,我要杀死小梅,我要杀死孙鑫鑫。”

  我正在超市里嚷着我的详细的杀人计划的时候,科长王洋娥来了,他说:“冯三,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,拿好了,快回家歇着吧,明天不用来上班了。

  我说:“凭啥不要我来上班。”

  你老婆来告诉我的,她说:“我和冯三要度蜜月,没有时间来上班。”

  马晓晴还真这么做了。我不清楚她?她就是想出去旅游了。不过一想一天天上班没有假期,多没意思啊,累得都散架子了,出去玩一下也好。但是如果我没工作了,只凭她,我们恐怕连房租也交不起。我又生起马晓晴的气来,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商量一下。

  这个时候,马晓晴带着一帮全副武装的警察进来了,后面还跟着那个石家庄人,也或者是孙鑫鑫,我看不清楚。马晓晴指着我说:“就是他,他杀死了那个石家庄人!”

  我说:“那个石家庄人不是在你身后吗?我没有杀死那个石家庄人!”

  我看到一颗子弹朝我飞了过来,打到了我的太阳穴上,我醒了。

  我看到马晓晴站在我面前说:“做梦了吧?”

  我说:“我们不是在门口看那个石家庄人被抬出来了吗?我怎么回来的?”

  “什么那个石家庄人被抬出来?你做梦了吧!”

  我是做梦了,这段时间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哪是真事哪是梦境。

-08-

  去南方几个城市旅游,那是马晓晴提出来的,我还总是想起那个在超市里科长王洋娥解雇我的梦,但是马晓晴说:“出去走走,散散心,有好处的,人不能总想着工作。”

  小梅提到过让马晓晴带我出去旅游,说有利于缓解我的病情,但是到现在我也没有确认那几天发生的事情哪些是做梦,哪些是真实的。马晓晴再提出来时,我就很痛快地答应了。我是有目的的,我要杀死孙鑫鑫,我要杀死我最好的朋友、暴发户孙鑫鑫。

  这次旅游小梅跟着我们,还指手画脚的。我在考虑那个石家庄人到底死没死。我觉得这是马晓晴和小梅的阴谋,她们害怕我杀人坐牢,故意制造了石家庄人死了的现场。我就问马晓晴:“那个石家庄人真死了?”

  马晓晴说:“你不是亲眼看到他被医生抬出去了。”

  我没有亲眼见过,只是看到一个担架盖着一块白布过去了,我现在怀疑里面根本没有人。而且,我一直怀疑那是在梦境中的幻觉。我也怀疑马晓晴的动机。

  我在火车上就一直想,她们把我拉到南方这个物欲横流的地方来到底为了什么?还说要去找孙鑫鑫。她们是不是要害死我,像我要杀那个石家庄人一样杀死我?

  我说:“我看过《狂人日记》,他被无缘无故地杀死。”

  马晓晴正在吃着一只鹌鹑蛋,她把鹌鹑蛋放桌子上,然后一摔筷子说:“你真是疯了?神经病治不好了。”

  我看到小梅拉了一下马晓晴的胳膊。她们图谋不轨。这两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呢?

  我想到了孙鑫鑫,他在南方发了财。听说南方什么都吃,蛇肉,老鼠肉,猴脑,胎盘。他们不至于吃人,但是杀人始终可以的。要不然,我和他一年毕业,他就发了财?他肯定在哪个地方杀人发财了。在上大一时,他的妈妈就骗过我们。她说:“上了大学,国家就分配。你们就是公家人了。”但是上完大学,我没找到工作,他去了南方干见不得人的勾当。他们或许也有阴谋。

  但是我还是跟着她们去了,先去见了孙鑫鑫。他穿着雪白的衬衫,打着棕色的领带,坐在办公桌前。见我来了,马上站起来,说:“冯三来了,两位美女来了,快坐。”

  我看到他豪华的办公室,说:“发了昧心财吧?”

  他赶忙说:“没有,没有,瞎忙活,要不跟着我干吧?一个月给你几万的没问题。”

  我觉得他在侮辱我,我没有同意。

  小梅说:“联系好了吗?”

  孙鑫鑫说:“包在我身上。”

 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场景在哪儿看过,对了,《狂人日记》,他们想学狂人的亲戚杀了我。

  我说:“甭想打我主意,我先回去杀了那个石家庄人再说。”

  马晓晴说:“你别闹了,在这里多好啊,你看着高楼大厦,有钱人多着呢,我们也努力赚钱。”

  我说:“不用,我要杀人。”

  小梅闯了进来,我吓了一跳。

  她说:“来了。”

  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过来,他们一起把我摁在地上捆绑了起来。

  我弄明白了,他们真以为我是神经病?送到精神病医院?我吵嚷起来,却无济于事。

  到了孙鑫鑫的公司门口时,我突然明白了,他们合伙导演了一场戏,孙鑫鑫喜欢上了马晓晴,密谋小梅说我是精神病患者,把我弄到医院去。这太阴险了。我破口大骂。

  几辆警车拦住了我们,下来几个拿着枪的警察,然后把我拉了下去,把我和马晓晴都铐上了手铐。一个戴眼镜的警察说:“我怀疑冯三杀害他的邻居房地产商。”

  我问:“他真死了?”

  我又问了一句,但是没有人回答我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您参与讨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