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艳梅老师点评我的散文《窗前》

        这是篇小说化的散文。如蒋新磊在行文中所营造的迷梦般的叙述空间一样,悬疑、挣扎、精神昏迷、痛切万分,只有放在虚构的框架里才能稍感心宽,才能不让懑人的巨大悲伤压在心头。

继续阅读 »

窗前(散文)

        这时,我停止了回忆,因为我看到淅淅沥沥的细雨中,她走了过来。在楼下,她没有打伞,行色匆匆,在向楼门走去。声控灯亮了,脚步声响了。我擦干了眼泪,重新躺在床上,盖好被子,迎接她的到来。

        我想,她来一定是告诉他,事情都办妥了,在某一个黄道吉日,我们将要为那个婴儿超度。这样,那个婴儿就不再是游魂野鬼,他会去别人家,做别人的孩子,会有很多很多的幸福。

继续阅读 »

《山东文学》2016年七月刊(上)·目录

    640.jpeg

继续阅读 »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