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篇小说:一次采访(五)

       来到这里采访的第三天,我的采访任务完成了,台长的拉赞助的指示我也顺风顺水地完成了,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。可是天公不作美,我开着车准备离开时,看到了冯三,他在路上打滚。这个年龄很大的老人滚来滚去像一个孩子一样灵活,一群人都在观看。因为他们挡住了我的去路,所以我必须停下车来问一个究竟。       先前遇到的那个女人也在,我们大概是熟人了,她见到我,就说,王大记者,你看这个老头子有精神病了。他非说看到

继续阅读 »

一个书评

书评《柏子是一个悲剧》发《读书人》2016年第10期。在期刊上发表的第一个书评。

继续阅读 »

中篇小说:一次采访(4)

       我等了一下午,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我也没有再见到冯三,只好找了个地方住下。那是一间简陋的宾馆,墙上有很多污垢,有些深黑的东西,仿佛是红色经过了时间的侵蚀沉淀成了黑色。我隐约觉得这曾经是山民居住的地方,因为墙壁上有一条蛇神的画像,虽然被人为地涂抹了,可是还能辨认出来。我总感觉这里神秘兮兮的,想换个地方,可是天太晚了。       本来我是想当天下午回城里,可是采访任

继续阅读 »

中国第三届网络文学大奖赛进入终评 42作品入围附名单

  由山东文学、齐鲁晚报、大众网共同主办的"中国第二届网络文学大奖赛"于2016年3月29日全面启动,经过半年多的投稿和初选阶段,12月28日大赛组委会公布了本次大赛的各单项奖初选入围作品42部。经大赛终评委投票评选后,大赛28个单项奖项将从这些作品中产生。  中国第二届网络文学大奖赛自2016年3月29日开始征稿,10月21日截止投稿,作品投递历时近7个月时间。大赛开展以来反响热烈,网友投稿踊跃,共收到参赛作品17709篇,参赛人群遍布全国各地,囊括各个年龄段人群,最长者达

继续阅读 »

中篇小说:一次采访(3)

       台长变卦了。下午我刚刚吃完饭,休息时,台长的电话打过来了,他的指示就是把上午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,发给报社,让他们发稿。我的任务就是去采访张玉明。       我说,我的劳动成果怎么能拱手让给报社?       台长的话不容置疑,而且让我不要署真实名字。我莫名其妙,但是只能照办。       同样的我对玉明集团一无所知,只能一

继续阅读 »

中篇小说:一次采访(2)

       那个游客除了往景区里挤,就是在打电话。他往里挤的机会只有那么两次,因此他剩下的大部分时间就是打电话。他在人群里非常显眼,我很容易见到他,因为只要他在那里走来走去,耳边离不了他的机。而别的人都渐渐地散开了。这时候的太阳也毒辣起来,烤的人受不了,在门口的人也都走到旁边的树阴底下,只有他一个人在打电话,在走来走去。周围的人都在看热闹,包括我。       突然他看了看手机,将它放在口袋里,朝我走了过来,难道打

继续阅读 »

中篇小说:一次采访(1)

        我是一名记者,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广告业务员。我的任务就是去拜访全县的商业精英,让他们在电视台做广告,就跟卖出一台机器去可以有提成一样,我有业务奖励。因此,我是一名披着记者外衣的业务员。        现在,我驱车来到了一座山村,这里有个传奇性的人物。目前我得到的少量的信息是这里曾经有族长,村里的人都崇拜蛇神。可是几十年前,作为村里最高权力代表

继续阅读 »

《齐鲁文学作品年展2016·小说卷(下)》目录

        短篇小说《漫长的梦》入选《齐鲁文学作品年展2016·小说卷(下)》

继续阅读 »

被城市吞蚀的女人(短篇小说)

1

    我走遍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,再也没有看到她的影子。
    现在正是春天,暖和的阳光洒在了公园的座椅上。一对情侣正在忘情地接吻。女孩的头发很长,披在肩膀上,遮挡住了男孩的手掌。我曾经羡慕那些情侣,

继续阅读 »

吃蝌蚪的人(短篇小说)

1

        现在很少有游手好闲的职业了。不过我很幸运,有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。
       我每天都上大街上去和别人聊天。白天我到城里去,和一群娘们挤在一起,

继续阅读 »

分享:

支付宝
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