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旧作·短篇】被城市吞蚀的女人(《延安文学》2016年第06期)

2017-02-25 作品 0

我走遍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,再也没有看到她的影子。

现在正是春天,暖和的阳光洒在了公园的座椅上。一对情侣正在忘情地接吻。女孩的头发很长,披在肩膀上,遮挡住了男孩的手掌。我曾经羡慕那些情侣,却始终没有把这种场景中的男主角变作自己。我要寻找的她,也不是我的恋人,或许是一个过客。我有一种预感,她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但是我必须要找到她,正如警察要找到犯罪嫌疑人一样。我知道这个比喻不恰当,但是我已经做好了拉网式搜查的准备,而且已经开始了这种毫无希望的行动。

阅读全文 »

【旧作·短篇】吃蝌蚪的人(《青年作家》2016年第10期)

2017-02-25 作品 0

        现在很少有游手好闲的职业了。不过我很幸运,有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。
       我每天都上大街上去和别人聊天。白天我到城里去,和一群娘们挤在一起,听她们背地里嚼别人的舌子。晚上我就回到乡下,听那些老头给孩子们讲那些让人毛骨悚然的鬼故事。我把它们记在脑子里。等到星期天去告诉王明。王明是一个作家。他会把我告诉他的故事写下来。他每个星期天都在茶馆里请我喝茶,给我五十块钱,听我讲一段故事。

阅读全文 »

【旧作·中篇】一次采访(《当代小说》2016年第10期)

2017-02-25 作品 0

    我是一名记者,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广告业务员。我的任务就是去拜访全县的商业精英。让他们在电视台做广告,就跟卖出一台机器去可以有提成一样。我有业务奖励。因此,我是一名披着记者外衣的业务员。

    现在,我驱车来到了一座山村,这里有个传奇性的人物。目前我得到的少量的信息是这里曾经有族长,村里的人都崇拜蛇神。可是几十年前,作为村里最高权力代表的族长家里出事了,他的儿子砸死了一条蛇,族长和他的妻子都死于非命,那个孩子逃跑了。其他事情一概不知。

阅读全文 »

【旧作·散文】窗前(《山东文学》2016年第07期)

2017-02-25 作品 0

        我喜欢喝浓茶,浓茶劲道,有味。那天傍晚,我就是泡了一壶浓茶,独自坐在窗户前的。那扇窗户很大,我结婚装修房子时,特意安装上了这扇窗户。有部电视剧浪漫的故事就在落地窗前展开的。婚后,我们在窗前浪漫,每个夜晚我们都翘首以待,缠绵在蜜月中。最终我们有了爱情的结晶。

        现在,我在喝浓茶,思绪在窗外犹如那段记忆漂渺不定。我时而回忆抚摸着她的肚子的情形,时而想起我开着车疯狂地奔跑在马路上的情形。它们交织在一起,模糊起来。我的头疼,疼的不愿意再想这些事情。

阅读全文 »

【旧作·短篇】村前一座桥(《神剑》2016年第04期)

2017-02-25 作品 0

       他环顾了一下村子,看到了周围的那几座山,它们将村子围得水泄不通。他看到了那座蛇神庙,想起了父亲在山上时对他说的话:“许家村的人不用到外面去,有蛇神娘娘的保佑,种庄稼,打猎,别的都别管。”他看到了前面的路,唯一一条可以走出村子的路。

阅读全文 »

【旧作·短篇】看山(《当代小说》2015年第11期)

2017-02-25 作品 0

    其实他们的老家不远,离这座小县城不到五十里路,但是他们很少回去,只有在给父母上坟的时候他们姐弟才相约回家。他们不让家人陪伴,就是他们两个,一起蹒跚地爬着上山的小路,一边谈着一些以前的事情。

阅读全文 »

【旧作·短篇】戏班子(《延安文学》2015年第03期)

2017-02-25 作品 0

       那个卖糖葫芦的人看到明山过来了,招呼他买糖葫芦。可是明山手里没有钱,眼睛盯着一串串裹着糖衣的山楂,口水流出来了。明山说:“我姐不让我吃糖,牙会长虫子的。”卖糖葫芦的人笑着,指着明山说:“你口袋里没钱。”明山就不服气,他想跑回去跟姐姐要钱,他要向卖糖葫芦的人证明自己有钱。可是他转过头来想钻进人群的时候,他发现在这么多人里找到姐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他干脆放弃了这个想法,在人群外面瞎转悠。

阅读全文 »

【旧作·短篇】平行线(《黄河文学》2015年第05期)

2017-02-25 作品 0

  晚上睡觉,我听到隔壁在吵架。大概十二点,我心烦意乱。敲了敲墙,那边没动静了。刚要睡下,他们又吵了起来。几乎一晚上都没睡觉。早上我去敲他们的门,里面没动静。继续敲了几下,确定里面没人我就走开了。

  冲了杯牛奶,坐在沙发上发愣。或许我早上睡觉时他们出去了。脚下是一双女士棉拖鞋,更确定了晚上有合住的人。刚搬过来住,要和他们友好,想要晚上请他们吃一顿饭。选的是楼下的一家小餐馆,我经常在那里吃饭,很不错,老板娘也漂亮。

  在晚上时,他们却没回来,等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。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。等醒来时他们在吵架,我去敲墙,他们安静了下来。我刚睡下,他们继续吵架。

阅读全文 »

【旧作·短篇】狼来了(《青年作家》2013年第12期)

2017-02-25 作品 0

  就是那个晚上以后,冯三几乎没有和王翠花说过话。现在,他望着碧水山庄,墙壁阻隔着,他只看到灯火通明。他转过身来,不知道往哪里走。到处都是灯火通明,他像一个无处躲藏的耗子一样惊慌失措。

  他走着,往黑暗里走,走着走着就想着去地里看看,看看刚刚灌溉的麦子怎么样了。感觉只有那半亩地,那绿油油的麦子才让他静下心来,才让他有依靠;总觉得,蹲在地头上,就像躺在娘的怀抱里,有了依靠,就有了安全感。

阅读全文 »

【旧作·短篇】寻找胖子王安东(《山东文学》2013年第06期)

2017-02-25 作品 0

  派出所接到一个电话,说王安东丢了,问她其他情况时,她语无伦次,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,只听到她在电话那边笑嘻嘻地说:“王安东是一个大胖子。”

  王安东是镇派出所一个民警的名字,而且也是一个大胖子。这可能是一个恶作剧,但接警人员也不敢马虎,立马汇报给了所长。所长断定是一个精神异常者的恶作剧,指定王安东调查这件事。

  王安东喝了一杯茶,让自己镇静下来,可是总也坐立不安。那个电话号码也在昨天半夜打到自己手机上的,同样的话,说:“王安东丢了,是一个大胖子。”那个声音还在耳边荡漾,苍老、没有生机却异常坚定。王安东凭直觉感到这个电话的重要。

阅读全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