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18:被城市吞蚀的女人

2017-01-17 作品 0

我想知道同事们会不会议论我什么打他,但是我知道他们不敢大声讨论,更不敢来问我,就如胖大海不敢还手一样。我和胖大海的朋友关系公司都知道,但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越来越敌视。就如这次我打他,或许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。

我扭头看了一下张小佳,她的办公桌前空荡荡的,再扭过身去,看着胖大海的那辆卡车,想,那臭不要脸的娘们是不是又跑到卡车里了。我把同事端给我让我压压火的水杯拿起来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我说:“立刻让他滚蛋!”我看了一眼惊恐万分的同事,补充说:“老总那里我去说话,让他立马卷铺开走人!”

阅读全文 »

短篇17:吃蝌蚪的人

2017-01-17 作品 0

   好了故事就讲完了,当王明在我的生活中彻底消失的时候,我在为自己的生计着急。当天晚上我看新闻。那个记者在电视里说:“杀人犯抓起来了。不过不是十年前的那个杀人犯。他们是两个毫不相关的案件。”至于抓起来的杀人犯是谁?哪个先杀人,哪个后杀人,他们没有说。我在猜想是不是说的王明和那个吃蝌蚪的人?我不确定。
   于是我也想写小说,把这个故事原原本本地说出来。像王明一样风风光光。到时候我也雇一个给我讲故事的人。只要别在遇到吃蝌蚪的人就行。
   对了,那个在水湾里吃蝌蚪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阅读全文 »

短篇16:村前一座桥

2017-01-17 作品 0

   冯喜旺一口气跑下了山,他经过村里时停了下来。现在村子里没有人,他们都在山上祈祷,祈求蛇神娘娘不要怪罪他们。

   他环顾了一下村子,看到了周围的那几座山,它们将村子围得水泄不通。他看到了那座蛇神庙,想起了父亲在山上时对他说的话:“许家村的人不用到外面去,有蛇神娘娘的保佑,种庄稼,打猎,别的都别管。”他看到了前面的路,唯一一条可以走出村子的路。

   冯喜旺决定走出去,于是他甩起胳膊跑了起来。十一岁的冯喜旺跑过那座桥,跑出了村子,跑向了那条弯弯曲曲不知道前面等待着是什么的那条村前的小路。

阅读全文 »

中篇1:一次采访

2017-01-17 作品 0

   我是一名记者,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广告业务员。我的任务就是去拜访全县的商业精英。让他们在电视台做广告,就跟卖出一台机器去可以有提成一样。我有业务奖励。因此,我是一名披着记者外衣的业务员。

   现在,我驱车来到了一座山村,这里有个传奇性的人物。目前我得到的少量的信息是这里曾经有族长,村里的人都崇拜蛇神。可是几十年前,作为村里最高权力代表的族长家里出事了,他的儿子砸死了一条蛇,族长和他的妻子都死于非命,那个孩子逃跑了。其他事情一概不知。

阅读全文 »

短篇15:看山

2017-01-17 作品 0

   那时候明山还小,他趴在明娟的背上。他们迎着夕阳西下的阳光往地里走去。明山干不了农活,他帮着姐姐把玉米捡到木头推车上,明娟再把木车推回家去。

   每当想起这些情景的时候,明娟就深深地陷入了回忆中去。她站在阳台上,望着脚下的街道。很久没有和明山联系了,那个趴在自己背上的男孩现在已经白发苍苍了。如果父亲还活着,也该一百多岁了。她自己笑起来,很少有人活到一百岁,父亲三十对岁死了,和一百多岁死了,能有什么不一样呢?

阅读全文 »

短篇14:傍晚六点半

2017-01-17 作品 0

  就像刚才那个女人说的一样,我和刚刚死去的不幸的女人的地都在村南头,明年就不用再种地了,更不用发愁没地方晒麦子、玉米了。冯旺还给承包土地的钱,比种粮食赚钱多了。而且可以去他厂子上班领工资。我决定也去冯旺厂里上班。

  想到这里,我的心情豁然开朗了许多,调整一下心态,去配合警察的问询,我想好了,一会就告诉冯旺,我要去你厂里上班挣工资。

  这时我听到一个女人问另一个女人:“干嘛去?这么早回家,想你家男人了?他在热被窝吧?”

  那个女人没好气地说: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,我去六婶家一趟。”说完,对孩子说:“滚家去,别在路上到处乱跑。”那个女人的家也在街道北边。

阅读全文 »

短篇13:戏班子

2017-01-17 作品 0

   那年冬天,村里来了一个吕剧团。明山跟随着大人们去看戏。他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,围着一个台子,上面有两个人在不紧不慢地唱着。上面唱的戏他一点也听不到,他就看周围,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头。人群外面是卖糖葫芦的。他脱开大人的手,跑到卖糖葫芦的人那里去。

   那个卖糖葫芦的人看到明山过来了,招呼他买糖葫芦。可是明山手里没有钱,眼睛盯着一串串裹着糖衣的山楂,口水流出来了。明山说:“我姐不让我吃糖,牙会长虫子的。”卖糖葫芦的人笑着,指着明山说:“你口袋里没钱。”明山就不服气,他想跑回去跟姐姐要钱,他要向卖糖葫芦的人证明自己有钱。可是他转过头来想钻进人群的时候,他发现在这么多人里找到姐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他干脆放弃了这个想法,在人群外面瞎转悠。

阅读全文 »

短篇12:平行线

2017-01-17 作品 0

  我仍旧是每天早上望着楼下 ,看那个卖馄饨的摊位,看那个气宇昂轩的牌坊,看那个经过的女人。时间像溪水一样,不仔细听,没有一点声音。

  其实我想坐在那个餐馆里靠窗户的位置,看眼前的这些东西,不动声色地观察这一切,甚至怀念晚上听到隔壁吵架的声音,但是这一切都成了模糊不清的记忆。

  我去那餐馆的地方走走,我早上有充足的时间独处,正如我明天也有充足的时间独处一样。

  餐馆已经不复存在,一片残余的砖瓦残片陈尸在野外。路那边是生意兴隆的馄饨摊儿,老板娘向我打招呼,我过不去,我发现我和她出现在两条平行的线上。

阅读全文 »

短篇11:狼来了

2017-01-17 作品 0

  就是那个晚上以后,冯三几乎没有和王翠花说过话。现在,他望着碧水山庄,墙壁阻隔着,他只看到灯火通明。他转过身来,不知道往哪里走。到处都是灯火通明,他像一个无处躲藏的耗子一样惊慌失措。

  他走着,往黑暗里走,走着走着就想着去地里看看,看看刚刚灌溉的麦子怎么样了。感觉只有那半亩地,那绿油油的麦子才让他静下心来,才让他有依靠;总觉得,蹲在地头上,就像躺在娘的怀抱里,有了依靠,就有了安全感。

  冯三走过去的时候,感觉一束强烈的光刺了过来。他努力睁大了眼睛,穿过强烈的光线,那是一盏白炽灯发出的光芒,很霸道的灯光,像王长贵的声音一样。他看清楚了,一辆铲土机,正在田地里推着那些返青的麦苗。

阅读全文 »

短篇10:阴谋

2017-01-17 作品 0

  童海子想杀人,但是还没有付诸行动王磊就死了。王磊死得很蹊跷,大早上的躺在宿舍楼下,仰面朝天。血迹已经干燥,黑糊糊的渗透到地面上。童海子就是在别人围着王磊的尸体七嘴八舌的时候走过来的。他刚从食堂打完饭回来。一边吃一边看着王磊的尸体。

  张天问:“你刚才为什么不去报警?”他指的是童海子,好像是童海子把王磊杀了似的。

  童海子的嘴里还嚼着馒头。他一手端着不锈钢饭缸,一手抓着俩馒头,说起话来还吐字不清。他说出了让自己事后有些后悔的话。他气呼呼地说:“我为啥报警?”其实他早上去打饭时并没有看到王磊的尸体。他记得很清楚,当时他睡眼朦胧地往食堂飞奔的时候并没有王磊的尸体。他很确信,所以跟张天说了那句气话。

阅读全文 »